/ 葉偉章

2021年杪,疫情仍未止息,我國半島卻又因為連續三天的異常降雨而爆發洪災,多個地區一夕成澤國,數人失踪,數十人死亡,許多人因此有家歸不得。

2022年元旦,祝福文化義務執行長蕭依釗收到了新的一年裡的第一則簡訊:「我是安吉拉。我家淹水,家裡的東西全毀壞了!電器也全壞了!老師可以捐一些東西或食物給我們嗎?」那是一名15歲印裔女生所發出的求助訊息。

安吉拉和她母親斯爾華古瑪莉,以及年僅11歲的弟弟,住在彭亨州直涼鎮一個偏僻的小村子。村子很小,就只有他們一家,以及12戶住在「人民廉價屋」的巫裔同胞。安吉拉的住屋位處河邊低窪處,12月19日, 河水泛濫, 把他們的小屋子給淹沒了;兩排「人民廉價屋」也難逃被水淹的命運,水高約4英尺。

是次水災,我國政府應對遲緩、救災不力已是不爭的事實 ,雖民間有不少慈善組織發起救援行動,但總有鞭長莫及之處。或許因為村子過於偏僻,外界鮮少人知道這裡也發生了水災。

蕭依釗接獲訊息後,即準備前往災區贈送生活用品與食糧,但由於彭亨州若干公路已被大水損毀,必需駕四驅車前往才能確保安全,蕭依釗耗了些時間在借車這回事上。

過了幾日,蕭依釗與幾位義工一同驅車前往安吉拉的村子 。他們給安吉拉一家及12戶馬來災民準備了好些乾糧、衣物、電器、書包和麵包。

安吉拉家境清寒,母親斯爾華在民防部隊當合約職工,以著微薄工資養家糊口。她們住的房子和旁邊的空地是外祖父留下的,房子十分簡陋──四面土牆加鐵皮屋頂, 沒有卧室,也沒有廚房隔間,屋子外面有一爿老式的蹲廁。據蕭依釗描述,整間房子最「華麗」的,是鑲嵌在地板上色彩艷麗的印度風格瓷磚。

家裡除了一些金屬用具沒有毀損,其餘的電器、 衣物、書籍等一律「全軍覆沒」,無一倖免。

然而屋外的積水仍未退去,雨勢反覆,未來幾天顯然仍會有大雨。為防洪水再次來襲,他們盡可能把物品都放到高處,譬如鐵鍋就被掛到門上去了。這樣的畫面讓人看著覺得違和,卻不免流露了更多的無可奈何。

安吉拉在敘述當晚水災時,顯得心有猶悸。她和家人眼睜睜看著水位節節上升,無計可施之下不得不倉皇逃離,到母親朋友家去避難。

安吉拉和弟弟從小就在華文小學唸書,因此中文說得極流利標準。安吉拉是個乖巧的女生, 很得師長的疼愛,也一直獲得華社熱心人士資助學費。

探訪過安吉拉一家以後,蕭依釗與義工們前往那兩排住著12戶巫裔同胞的人家,挨家逐戶地給他們敲門,請他們前來領取賑災品和「紅包」。蕭依釗說,她特意把捐款放進「紅包」裡,一則是因為希望可以讓他們感覺良好些,無需太拘泥於接受賑濟這回事;另一方面也是因為華人新年跫音漸近,她希望友族朋友們可以感受到來自華人族群的善意和關愛。

對於蕭依釗等人的造訪,他們顯然有著意外的驚喜。和藹可親的馬來母親萬姐(Kak Wan)當下直言:「這才是真正的 『大馬一家親』呢!」嗯,誰說不是呢?

(2022.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