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裡沒錢,買不起校服給楊海芬,她每天都只穿著這套粉紅吉蒂貓便服上學,連一雙校鞋也沒有。

在一排穿戴整齊校服的受捐贈學生當中,個子瘦小的她站在最後邊,但一身粉紅吉蒂貓服飾讓人很難不注意到她。

那是隻不再光鮮、褪了色的吉蒂貓,髒黃斑駁,愈顯滄桑。

小女孩腳下趿著一雙粉橙色拖鞋,腳趾外露,沒穿襪子。

她的長髮束成一馬尾,有點凌亂,長長的劉海分梳成八字形,乍看下真不像一個正在學校裡求學的小學生,倒像是來一窺熱鬧的鄰家女孩。

而她確確實實是雲南省彌勒市竹園鎮補其小學的二年級學生。從開學至今的兩年來,她都一貫如此裝扮。不是她不要穿校服來上課,只是家裡沒錢,買不起。

這個叫楊海芬的女孩小聲地對我們說,父親前幾天騎車被撞,受傷了,沒有錢上醫院包紮傷口。一個以種玉米為生的貧苦家庭,連就醫都沒能力,何以有餘錢給孩子添置校服?

到訪那天,彌勒市的氣溫約10度左右,時序步入嚴冬,寒流隨時來襲,團員們身上至少披了三四件衣服,而海芬卻單薄得只剩凋零的吉蒂貓。

祝福文化中心總編輯蕭依釗見狀不忍,經她呼籲,善心的團員二話不說便掏出了身上的人民幣,交託海芬的班導師替她購買校服和布鞋。

當聽到自己很快擁有一套夢寐以求的校服時,海芬緘默不出聲,低著頭,把玩著剛才領到的禮物袋,臉上沒有一絲表情,未知她高興與否。

直到一位團員遞了一根棒棒糖到她面前時,海芬說了聲“謝謝”,聲量特大。也許在這一個簡單的疊音詞裡面,包含了許多她說不清又說不盡的話語……

在楊海芬心裡,脖子上的紅領巾,就是她的“校服”。

在一眾穿著齊整校服的同學當中,楊海芬格外引人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