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下2度的天氣,同學們都穿了外套、羽絨鞋、保暖手套等等,而小慧康(手抱紅色書包者)卻只有一套校服,無情寒風吹得她單薄的身軀抖瑟不止。

女孩很安靜,乖乖地坐在小凳椅上,兩手插在運動服口袋裡。其他同樣處於等待中的小孩,紛紛玩起遊戲來,你戳我我戳你地打鬧著,女孩的靜在一群躁動的孩子中格外顯眼。

寒風陣陣拂來,撥亂了女孩的齊眉短髮,她小小的身軀哆嗦個不停。

那天早上寒流來襲,氣溫降至零下2度。

五十個學生聚集在彌勒市西一鎮中心小學,正等待著馬來西亞祝福文化助學探訪團的到來。

到訪的大人們個個彷彿化身為“面具俠”,遮擋冷風的口罩、毛帽、圍巾遮掩了大半張臉,不過雖身著五六件厚厚的衣服,卻仍覺寒意猛地往骨裡扎,難以抵受。

反觀女孩,身上除了運動校服外,內裡就只穿了一件單薄的T恤,連一雙暖腳丫子的襪子也沒有,難怪她一直顫抖不止。

幾位細心的女團員很快發現了這個發抖的女孩,趨前把她緊緊抱住,試著將自己的體溫傳送給她,也有人給女孩貼上暖暖包,而隨行的廣州僑時代雜誌總編輯任海鷹更是不假思索就把自己身上的羽絨背心脫下,套在女孩身上。

看著這些阿姨為自己所做的一切,女孩只是一臉驚詫,呆呆地任由處置,彷彿從來沒有人以如此方式給過她關愛。

探訪團團員不忍心讓孩子們在天寒地凍下受冷風吹,促請校方簡化頒發助學金儀式,大家隨後進入課室內與學生交流。

此時,女孩奔向不遠處一位打扮樸素的男人那裡,隨他一起進入教室。我們起初以為那男人是女孩的父親,後來才知道他是勒色小學老師師建文,當天早上天未破曉就帶著女孩和另兩個學生來到30公里外的西一鎮中心小學領取助學金。

師建文遙指他們的家、他們的學校所在地——勒色村,位處海拔高約1800米的一座山頭上,但那裡實在太遠了,我們望不見也看不清,僅僅從三個小孩身上讀到了勒色村的窮苦。

那個冷得顫抖的女孩叫李慧康,今年7歲,勒色小學二年級學生。她家有四口人,爺爺奶奶年事已高,只有爸爸一人幹活,種玉米為生。母親在慧康4歲那年因生重病去世了,自此她就沒再感受過母愛的溫情,直至今早為她披衣送暖的阿姨們出現眼前,彷彿代替了已故的母親給她送來了久違的關愛。

勒色村不只慧康一家窮,其他村民也窮,只因他們生活在高寒偏遠山區,交通不便,自然條件差,種不出什麼經濟作物,收入來源有限。

家裡沒錢給慧康買棉襖衣,慧康不在意,她唯一擔心的是家裡拿不出錢來供她唸書。

慧康喜歡上學,當問及她學習成績如何之時,她臉上綻開難得一見的笑容,大聲地說“很好”。如今,有了這筆祝福助學金,相信她終於可以安心快樂地上學了。

勒色村的孩子都是苦命娃。另一個女孩石艷雙手紅腫,佈滿凍瘡,問她痛不痛,她只是搖搖頭。她的命運和慧康一樣,在很小的時候就失去了母親,由父親拉拔長大,家裡同樣貧困匱乏。

廣州僑時代總編輯任海鷹不忍看見這些可憐孩子受凍,即刻向師建文老師獻議,由她協調安排廣州製衣廠捐贈一批禦寒衣物給勒色村的窮孩子。

團員也紛紛塞了些紅包給這些貧苦的學生。面對大家的好意,師建文除了聲聲感謝,眼中不由得泛出了淚光。

離開前,舉目眺望卻仍望不見勒色村這座山寨。嚴寒過後,春天就不遠了,祝福文化帶著祈願,盼春暖綻開的希望之花撒遍勒色村,驅走貧窮與寒凍,為孩子們迎來美好的未來。

祝福文化總編輯蕭依釗和團員把隨身攜帶的暖暖包貼在小慧康身上。

廣州僑時代雜誌總編輯任海鷹心疼小慧康受凍,毫不猶豫地就把自己的羽絨背心給了小慧康。

勒色小學老師師建文當天一早帶著小慧康和兩個學生,坐了約一小時的車,才來到西一鎮中心小學,出席領取助學金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