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貴州省畢節市,行走中的背簍人,成了這座山城的一道獨特風景。

街道上隨處可見三三兩兩背簍的中年人,有男有女,或是蹲踞在角落歇息,或是背著重物匆匆而過。

他們是背簍搬運工,走到哪兒運到哪兒,隨招隨停,替人馱運任何貨物,依重量和距離酌收運送費,或是在工地上背沙石、石灰、紅磚等建築材料,以這樣一種方式賺取微薄的收入。

他們大多是來自貴州省貧苦偏遠山區的農民,來到城市打工,沒有謀生伎倆,別無選擇之下唯有以出賣體力為生。

這種吃力的勞力活,非常人所能承受。他們咬緊了牙根,佝僂了背脊,酸痛了肩膀,大多為的是供家中的孩子上學,而熊昌華的父母熊文和王飛就是一個典型例子。

家門前擱著的兩個背簍,裝滿了他們的汗水與辛酸在裡頭。

夫婦倆原本住在納雍縣一個偏僻農村里,靠種地為生。轉眼間,孩子一個個長大了,學習成績都不賴,可是貧困落後的家鄉沒有高中,若要升學必得到縣城去,而且政府並無津貼高中生的學費,沉重負擔豈是一個農耕家庭承擔得起?

沒有太多文化的熊文堅持讓孩子上學堂求知識,不願孩子步其後塵過靠天吃飯的窮苦日子。

不得已之下,熊文做了一個決定——為了賺錢讓孩子上學,以及就近照顧孩子,他與妻子王飛決然放下手中的耕犁,全家一起出城去。

他們在城裡租了一個小單位,一家六口就擠在一個光線不足的空間下生活。踏入他們的家,窄小又漆黑,客廳擺了四五張床、一兩張小書桌,沒有沙發、電視機等奢侈品,就只有一盞小黃燈,映照出滿室的孤愴與滄桑。

熊昌華和姐姐目前在畢節市第四實驗高中上學,妹妹則入讀當地一所小學。

四個孩子唸書的龐大開銷,還有家裡基本生活開支,壓得熊文喘不過氣來。他和妻子幹起了城裡最被人瞧不起的工作——背簍搬運工,用自己的勞力與汗水撐起整個家。

有時候,他們一天可以掙得一百多元;有時候,卻連一分錢也掙不了。

看見父母這麼辛苦,熊昌華不忍心,屢勸他們不要做這一行,換別的工作做。母親總是回說:“沒事,只要能供你們上學,一點也不覺得苦。”
如今,熊昌華獲得祝福文化助學金的資助,父母肩上的重擔得以稍稍減輕了些。

無情的歲月在熊文和王飛這對四十出頭的農民夫妻臉上劃下了滄桑的痕跡。但他倆常笑,真摯的微笑發自於內心的知足常樂,只因他們覺得,日子再苦再累,只要一家人能在一起,心裡就歡喜了。

門外那一對情侶簍,見證了一個貧苦家庭的艱辛刻苦,也承載了父母對子女滿滿的愛。在貧窮面前,唯有愛的力量能夠戰勝一切。

熊昌華的父母(站者)總是在笑,似乎將生活的苦都吞進了肚裡,以溫柔的愛為孩子的成長護航。

在貴州市畢節市,沿街可見行走中的背簍人,靠勞力來養家糊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