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街上歡樂潑水

文/葉偉章

2017年4月,我隨祝福文化所組的團去了一趟緬甸,探訪當地的孤兒院。

既然來到了這座城市,除了孤兒院,當然還是得逛一下名勝古蹟。

第一個景點,是位於仰光市內的白象宮。雖說是市內,但卻也耗了個把小時。其實路程並不遠,但因為交通情況確實糟糕,所以才耗了好些時間。

剛抵達白象宮時,心裡不免嘀咕了一下。大老遠那麼一趟舟車勞頓,卻原來只是遠遠看三頭被拴著的大象。且雖說是白象,卻與我想像中的潔白如雪大有出入,一頭略得灰白,另兩頭則棕褐色中略帶粉紅。

後來才知,原來這白象宮確實是當地知名旅遊景點之一。內裡雖有看板,但因不諳緬文,所以也沒看懂介紹。其實也無妨,反正即使看懂了,過不了一時半刻我大概也就拋諸腦後了。可緬甸對於白象的尊崇卻由此可見一斑,佛教國家的形象也因此而更顯鮮明。

XXXX

既來到“佛國”,當然少不了參觀寺院,行程中安排了前往仰光大金寺(Shwedagon Pagoda)和勃固金塔寺(Shwemawdaw Paya)。

其中,仰光大金寺是我覺得緬甸行絕不可錯過的景點。

參觀寺院必須赤腳,且不能著短褲。像我這種一條短褲闖天涯的,必然是會碰壁的。幸好寺院很貼心地準備了沙龍,解除了我的窘境。去寺院前我因為好玩(也因為怕曬),在雙頰塗上了緬甸人慣擦的黃粉,再加上那一襲沙龍,瞬間變成了當地人。

據說仰光大金寺裡的主塔,是佛陀時代就已建成的。雖然有不少考古學家質疑這說法,但其實無損仰光大金寺的莊嚴與殊勝。塔里供奉了佛陀的髮舍利,塔上貼的都是純金片且鑲有寶石。可我們根本無暇管這些,因為一進到這裡就如入大觀園,仰光大金寺原來並不是“一座”寺院,而是“眾塔雲集”的。

在40度高溫下,赤腳踩在艷陽下燙燒的大理石,我一路跳走,興致依然高昂。

繞著主塔有八座生肖塔,是屬於緬甸人的民俗,根據一星期裡的出生日而決定的生肖。一個星期有七天,但生肖卻有八個,事緣星期三還分上下午,上半天與下半天出生的分屬不同生肖。

我們幾人以主塔為軸心,一邊繞找屬於自己的生肖塔,一邊也順道參觀外圍的佛塔。找著自身的生肖塔後,我們也學著當地人舀水浴佛。如此轉了一圈,竟也耗了兩個小時,其實也還只是走馬看花,並未認真遊覽。

XXXX

和許多地方一樣,仰光的唐人街並不局限於一條街,而是涵蓋了區域裡的幾條主街及小巷。

唐人街裡最吸引我的,是極具古早味的雜貨店,像是瞬間滑入時光隧道,回到那好久好久的從前。當然還有那些擠堆在巷子裡的美食攤,經過時各攤各檔的香烤味都爭相竄出引人垂涎。只可惜中午吃太飽且又時近晚餐,加上那天氣熱得讓人只想吃下一座冰山,所以終究還是選擇與美食擦肩而過。

唐人街頭處,有座觀音古廟,已是逾百年歷史。雕刻很是細緻,雖說不上特殊,但搭配著唐人街的古早味,依然頗有歷史感。

XXXX

其它景點還包括了緬甸國家博物館、昂山市場(Bogyoke Market)以及皇家湖公園(Kandawgyi Lake)。

緬甸國家博物館共有六層樓,展示廳依歷史、民俗、文化、繪畫等分類。其中的佛像展示廳,收藏的是普玉時期和亞達那保時期的釋迦牟尼塑像及曾供奉過的匾額,相信許多虔誠佛教徒都會深感興趣。

昂山市場原名蘇哥特市場(Scott Market),1948年緬甸獨立以後才易成現有名字,是一座近百年歷史的市場。昂山市場是仰光市內最大的工藝品市場,金銀玉器寶石水晶、傳統工藝、畫廊……,都可在這裡找到,是外國旅客必定打卡的景點之一。

其實會去皇家湖公園,完全是衝著卡拉威宮(Karaweik Palace),據說那造型是按古代緬甸君王御用的水上餐廳而建蓋的。皇家湖公園的中央是座人造湖,卡拉威宮就蓋在湖面的巨船上,且由神鳥馱著,煞是堂皇好看。時近黃昏,卡拉威宮倒映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如此美景又如何能不成為仰光的地標?

XXXX

這趟緬甸行的高潮點,應該非潑水節莫屬了。

潑水節是緬甸重要的節日,新年前三天都會以潑水來象徵洗舊迎新。而這三天,又分為小潑、中潑、大潑。

我們離開緬甸當天,恰好是潑水節頭一天,也就是“小潑”。由於我們搭乘下午班機,上午還有半天時間,所以大夥兒就上街感受一下緬甸的節日氣氛。

我們上了諾彭牧師的貨車,二十多人或坐或站擠在一塊兒,彷如被賣的豬仔。路上只要看到有拿著水瓢的,我們的眼睛就會不期然發出光亮,挺起胸膛充滿期待著準備被潑;偶遇路人拿手上礦泉水冷不防向我們潑來,也會讓我們驚喜不已。只是這一天畢竟只是“小潑”,所以我們被潑的次數並不密集,讓許多團員大呼不過癮。

諾彭牧師後來把我們載到一官方活動場所,那是大街旁臨時搭建的舞台。台上表演者努力演唱,台下有工作人員拿著大水管不斷掃射觀眾,群眾不躲不閃就佇立在水中觀賞表演,有者還隨性聞歌起舞。

舞台兩旁有兩行高台,都備有小水管,許多民眾都登上去向行經的車輛和路人射水(所以已經不是用“潑”的)。當然,大部份都是小孩。團員們二話不說也登上高台,順利從小朋友手中“借”了水管後,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就胡亂掃射一番。我在那一剎那才知自己原來一直是公敵,因為許多矛頭顯然都衝著我而來……。一群大叔大嬸就這樣又吼又叫,在異國玩起水來了。我總覺得身旁的緬甸小孩,看著我們的眼神裡夾雜著些許不可思議。時近中午,一行人才心滿意足地、濕淋淋地回酒店,梳洗、吃中飯、往機場去。

2017年的緬甸,在如火驕陽下的仰光,有一群來自馬來西亞被稱作“祝福天使”的大頑童(老頑童?),落下了連串的歡笑聲。如果有人剛好撿到了,無需還給我們;請把笑聲與祝福,一併散播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