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舒彦

“抑郁症是一种病,一种真实的疾病,不仅仅是想不开和不高兴。

“抑郁症有高度的特异性,可以说每个患者都不一样。如果认为自己有抑郁症,一定要寻求医生的帮助,确诊病况非常重要。”
中国资深媒体人张进,昨日在《从自渡到渡人:一位抑郁症康复者治愈和辅导他人的故事》讲座中,语重心长地强调抑郁症确诊的重要性。
张进是次前来演讲,是受祝福文化之邀,联办单位尚有孝恩集团、马来西亚佛光山,星洲日报为媒体伙伴。
讲座在蕉赖孝恩馆举办,吸引了近两百人前来出席。
张进本身也曾是一名抑郁症患者。他通过讲座,讲述了自己从面临抑郁症,治疗过程,直到康复后进入辅导工作的心路历程。
他说,抑郁症信号型症状包括了,一、睡眠障碍——患者一般难以入睡,或睡着后夜半惊醒;二、快感缺乏或兴趣狭窄——尽管生活中充斥着快乐的事,却无法感到愉悦;三、能力下降——患者会逐渐变得不想干活和见人,没有兴趣参加聚会;四、记忆和注意力下降,阅读时无法抓到重点。
张进表示,即使同是抑郁症,但是每个人表现的方式会不一样,因此并没有办法依靠一个准则判断和治疗每一个人。
张进患病时的治疗过程并不顺利,他换过医生、换过11种药,却没有明显的进展。他表示,那是因为“病情比较复杂,一开始就被误诊”。
他的症状比较特别,属于“双向情感障碍”,因此后来发现自己“注意力变集中了”、“体力精力恢复了”、“可以开口说话”时,一度以为是康复的迹象;然而他却被医生告知,其实是抑郁和躁狂交替发作。实际上,他不过是从抑郁转向躁狂。
“药物治疗也很重要,许多病患因为不清楚是什么药而不敢吃,导致病情拖延。”
张进痊愈后开始研究自己吃过的药物,并通过观察医生如何看病和采访病患,慢慢地提升对抑郁症的了解,厘出抑郁症的产生。
“我从三方面切入研究,即生物、心理和社会。”
他说,生物因素和大脑功能有关,最基本的是神经递质理论,即和脑细胞之间传递信息有关。
“人通过信息传递而产生情感、意志、情绪等等各种行为。如果信息传递不出去,就会发生抑郁;如果信息传递得太多,就会变得躁狂。”
他表示,身体上的血清素、多巴胺和去甲肾上腺素,都有传递信息的功能,但又不尽然相同。血清素有助于产生快乐;多巴胺则管理情绪、激情和机器等,科学研究热恋时期会高度分泌多巴胺,让人变得忘我和无私;去甲肾上腺素不足,则会导致缺乏活力、兴趣和记忆力。
“抑郁症是一种精神疾病,这和人的心理因素相关,而心理又和大脑相关。
“如果一个人的内心充满矛盾、冲突和各种负面情绪,这些因素会影响生理及身体各部位,最终导致抑郁症症状的出现。
他点明,性格和情绪都与原生家庭相关;个人的成长背景也扮演了一定的角色。
“社会因素所产生的生活压力及痛苦,如遭受失败和挫折等,都会影响生理,进而导致心理因素。”
张进总结:“抑郁症是三个方面的共同结果。”
他说:“任何精神疾病,都是在漫长的时间里逐渐形成的。”
因此,张进认为,精神疾病的治疗也同样需要时间,不可能在一两天内就能痊愈。同时,每个人也会因自身情况相异,而需要不同的康复时间。
“病患除了靠药物和个人意志,也需要社会大众的支持。
“抑郁病并不可怕,只要有正确的认识,了解病症的来龙去脉,建立自信,并寻找适合自己的治疗方式,坚持下去就会有希望。”
错过了这场讲座的民众,可前往1月12日(六)晚上8时,在佛光文教中心举办的《如何防止抑郁症——信心还耐心》,张进将进一步与大家分享他对抑郁症的研究。
入场免费,无需登记。
20190109_201614-1
讲座由祝福文化义务执行长萧依钊亲自主持。
20190109_201902
张进通过讲座,讲述了自己从面临抑郁症,治疗过程,直到康复后进入辅导工作的心路历程。
20190109_220928
孝恩集团对推动社会关怀的活动向来不遗余力。右为集团董事经理朱兆祥。20190109_200522-1
讲座吸引了近两百人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