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 /葉偉章

不意竟也就一年了。

2019年1月19日,我初次遇見她;決定整理關於她的這篇文時,我瞄了電腦上的日期一眼,2020年1月19日。不多不少,不早不晚,恰恰好一年。

而一年,一年的時間,她是如何度過的?

她,卡蒂卡,一名居於婆羅洲的原住民女孩,我是在“希望之山”遇見她的。“希望之山”,一座由印尼基督教公益組織在偏遠邊陲小鎮山區裡建立的學校,背後給予支援與協助的是國際人道援助組織World Outreach International的一群志工。志工們深入山區說服原住民父母讓孩子進入學校寄宿讀書 ,並尋求善心人贊助他們的學費和生活費。

約莫十年前,我曾以媒體記者的身份到“希望之山”採訪;2019年再去,則是以祝福文化志工的身份。那時共有46人參與探訪團,兩天一夜的行程,主要目的是給這些祝福文化基金會長期捐助的孩子們帶些物資:糧食、文具和日常用品,同時也給當地義工發送紅包,並為幾戶貧困家庭提供生活援助金。是次行程的相關報導文章《天未亮,就出發》,已發表於2019年2月19日的《中國報》副刊。

而我,就是在那時遇見卡蒂卡的。印象沒錯的話,她年僅八歲,二年級。

————————————————————

※ 醫療開支沉重

那是一個異常炎熱的下午,我們在“希望之山”的禮堂裡發放助學金,卡蒂卡就坐在學生群裡。她出來領取助學金時,吸引了我們所有團員的目光。卡蒂卡的腳掌嚴重內翻,以致無論站立或行走,她的腳掌都無法著地,只能以腳背行走,且腳踝異常腫大,雖勉強能行,自是稱不上靈活。

與當地志工了解了情況後,才知卡蒂卡天生雙腳畸形,但卡蒂卡的父母是貧窮的達雅族農民,沒受過教育,根本不知道女兒的腳疾是可以醫治的。卡蒂卡在兩年前來到“希望之山”時,志工們曾帶她到古晉的醫院檢查。醫生說,卡蒂卡還來得及醫治,但那手術費……,志工們不得不打消求醫的念頭,因為對女孩的家人及“希望之山”而言,是絕無可能負擔動輒幾萬元的手術費的。

平常學生的衣食住行、燈油火蠟、防治康養等種種開銷,已讓“希望之山”難以應付,這筆醫療開支不免過於沉重,且費用還未包含手術以外的交通費、求診時期的住宿費、手術後所需的特殊配件如矯正鞋,還有……。

祝福文化義務執行長蕭依釗聽了後,承諾會先了解情況,再看看祝福文化是否有能力協助。

在眾人的注視下,卡蒂卡顯得有點羞怯,眼神裡似乎略有不安。我想,許多團員的心情或許都和我同樣複雜——想要多關心一些,卻又擔心驚擾了她的平靜。由於當時我們得趕在移民廳官員下班前離境回砂拉越,於是大夥匆匆地就離開了。

————————————————————

※ 抓緊治療時間,能免終身殘疾

回到吉隆坡後,許多團員都仍惦掛著卡蒂卡,紛紛致電蕭依釗詢問情況,並表示如確實可醫治,他們願意協助。

在團員的支持下,蕭依釗通過祝福文化發起了籌款活動;於此同時,一位紐西蘭籍義工克拉格在“希望之山”見到了卡蒂卡後,也在網上為她籌獲了約9,200馬幣的善款。

有了克拉格的這筆錢,加上祝福文化支付醫療費的承諾,古晉的何萬玉牧師和陳惜君牧師,遂帶著卡蒂卡前往古晉就醫。經專科醫生診斷,卡蒂卡這“馬蹄內翻足”的手術需分多次階段進行。

馬蹄內翻足,一種先天性缺陷,因雙腳像馬足那樣內翻、下垂而得名。

然而但凡手術,必存有風險,志工們思忖著 ,萬一手術失敗,非但沒幫上卡蒂卡的忙,反而會誤了她一生。為求謹慎,他們四處打聽哪裡有高明的醫生,結果得悉馬大醫院的蘇毅教授是醫治馬蹄內翻足的專家。

2019年10月9日 , 兩位牧師把卡蒂卡和母親露西亞帶到吉隆坡來,並在蕭依釗陪同下,到馬大醫院會見蘇毅教授。

仁慈的蘇教授檢查後,決定不做大開刀手術,而是採用比較新的療法 ——“潘塞緹” 馬蹄足矯正治療法(Ponseti Method )。

潘塞緹療法主要是靠紗布、石膏和玻璃纖維來矯正。這種療法,需要卡蒂卡逗留在八打靈再也兩個月,每周去醫院接受一次牽拉矯正手術。蘇毅教授說,在打最後一次石膏之前,可能要通過微創手術切斷經皮跟腱,即可確保徹底完成矯正。

蘇毅教授還表示,內翻足越早治越好。卡蒂卡的足部還未完全僵硬,尚可矯正;如再延遲兩年,就難治了,必將終身殘疾。

————————————————————

※ 不哭不哭!咬緊牙根忍痛

我所認識的蕭依釗,是個慈善家,是個善良和有愛心的人,但從來不是溫柔的。

得知她給卡蒂卡送上一隻小熊絨毛娃娃時,我其實有點詫異。“是代表祝福使者們送給她的。”蕭依釗是這麼回我的。我沒再多問。小熊渾身雪白,歪斜著頭微微昂起,很是可愛。事實證明,這隻小熊給卡蒂卡在治療過程中帶來了很大的慰藉。

“在醫生緊抓著她的腳跟向外牽拉,同時以紗布和石膏固定矯正角度時,卡蒂卡好勇敢,她沒哭,咬著牙承受著疼痛,看了讓人好心疼。”蕭依釗說。

在八打靈再也的這兩個月,志工們安排露西亞和卡蒂卡住在一間基督教會所擁有的“長屋”,並由志工趙慧珠負責陪卡蒂卡到醫院接受治療,且教導她的母親如何照顧她 。趙慧珠是一名退休護士,因此能確保卡蒂卡獲得專業看顧。

2019年 10月 14日,卡蒂卡開始了在馬大醫院的療程。

————————————————————

※ 延期逗留不果,折返古晉治療

原訂12月尾由蘇毅教授為卡蒂卡執刀的切断跟腱外科手術,因著移民局堅持不允許卡蒂卡延長逗留而被迫取消。即使有醫生證明,也無濟於事。

經大家商量後,決定讓卡蒂卡在12月11日先去印尼加里曼丹,然後再就近到古晉醫院繼續治療。當陳惜君牧師把卡蒂卡和母親送到邊界關卡時,她的父親已在關卡的另一邊等候著她。據他們回述,思念和擔心了三個月的父親,見到女兒後禁不住喜極而泣。

有仁心仁術的蘇毅教授雖沒能為卡蒂卡動手術,但他卻親自為她聯繫古晉的安華醫生。2019年12月20日,安華醫生為卡蒂卡切斷經皮跟腱。
手術十分成功,3天後,卡蒂卡出院,回到山區養傷。

2020年1月14日,卡蒂卡重回 晉醫院拆除玻璃纖維石膏,顯見雙腳已幾乎恢復正常。

手術雖已完成,但未來半年,卡蒂卡仍然需要定時往來山村與古晉醫院,接受後續診療。同時,她目前仍需穿特殊的矯正鞋。

————————————————————

※ 善心人襄助,改寫女孩命運

故事已近尾聲,目前我們無法確認卡蒂卡能有多少成數完全如常人,但至少我們確定即使沒有百分之百,她也無需再忍受旁人異樣的眼光。

我有時會想,如果沒有希望之山,如果沒有祝福文化,如果沒有那麼多的善心人士,卡蒂卡的命運或許也就無法改寫了。

僅此為文一篇,記下這世間的美好,以及良善的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