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葉偉章

去年杪,突然接到輝聰的電話。輝聰是我的前同事,他比我早離職,其後鮮少聯繫,只在臉書上得知他很專注在務農,農場叫「大泥農家」,似乎也讓學生參觀和學習,我沒細究。

輝聰說,從祝福文化的臉書上常看見我們協助原住民。「我這裡可以種些玉米,送給原住民孩子。」他說:「我想讓孩子學習和體驗一下『助人』與『分享』的滋味。」

輝聰的兒子叫黃子涵,臉書上看他照片,已是翩翩美少年,一問才知竟才八歲,俊俏得可以。我想,那是輝聰教育孩子的方式,在他幼小的心靈裡栽下「施比受更有福」的種子,讓它伴隨著子涵的成長逐漸萌芽。

於是,「大泥班長」黃子涵,負責製作堆肥酵素——用蕉苗作原料,以紅糖發酵——種下了這一批玉米。

我聯絡了「窮人的福音」的傳道士劉美嬌,她回我,好啊,好啊。

兩個月後,進入了2020年,農曆年也過了,玉米剛好熟成。週日,日頭當中,臉上笑容總是媲美燦爛陽光的俊文(「窮人的福音」事工)到泥農場,把約百根的玉米載了回去。

輝聰與我說,子涵原要自己採摘,但無奈當時他得上課,所以沒有辦法;我原也想到農場去,見證這美好一刻,但剛好下午有工作,所以也沒成行。

我突然在想,當大多數現代孩子都掉入3C虛擬世界裡時,輝聰的教育方式不曉得算不算另類?或許吧,但我由衷喜歡。

後來美嬌給我傳訊,說孩子們很開心。我看著手機裡她傳來的照片,竟覺得孩子們手上的玉米,似乎並不普通——那其實是小天使的魔術棒,因為注入了愛與祝福,所以只要輕輕一點,就會綻出快樂與笑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