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裡的他們》 / 蕭依釗

首相宣布實施行動管制令的那一個晚上,我一直很不安,倒也不是擔心情況會多嚴峻,只是腦海裡總是不時浮現著我曾探訪過的文冬新村,那一個又一個貧苦無依的老人與病人的臉容,我很擔心他們會否因為管制令而挨餓。

管制令宣布之初,許多人都感到很模糊,始終未能明白確切的落實方式。稍過了兩三日,情況才逐漸清晰。我於是打了通電話給文冬新村的社工莊培華,向她探聽老人們的情況。

莊培華說:「我也擔心他們,但實在不敢走遠,怕被警察捉。」頓了一頓後,她續說:「如果祝福文化願意捐糧食,我可以冒險載送給他們。」她計算了一下,就著她家附近範圍的,可以送上十戶人家。

我是有點矛盾的,讓莊培華載送,自是將她推向前線,曝露在危險中。但如果不送糧,先別說老人家們有斷炊之危,外出購物對免疫力相對較弱的他們而言危機可能更大一些。再者,當時許多人都因不安而選擇大量囤貨,市場上好些貨源一時間都補充不及。幾番思量,我還是決定請莊培華幫忙送糧。我相信她懂得如何保護自己。

我先打點了5箱乾糧,請因運載政府所定的必需品而持有通行證的熱心朋友,在運貨到到文冬時順道載送給莊培華。她建議給每戶人家送食油、紙巾、生抽、奶粉、美祿、快熟燕麥片、梳打餅,我自是同意。

我沒買白米,因想著莊培華是騎她那台老舊摩多車載送的,那麼多東西已是為難她,白米不免太重。再者,我知道部份老人和病人都不會煮飯。

言談間,我發現莊培華只有一片口罩,這段日子都在重複使用。有些老人需定期到醫院看病,然而他們都沒口罩。想來也是,當時連在大都市要找口罩都不易,小地方必然貨源更為不足。即使找到,價錢也不便宜。這麼一說,倒是口罩比糧食還珍貴了。於是我以祝福文化的善款,買了1000片口罩,請培華派送給貧困家庭。

我請培華務必做好防護措施,希望她平安,也希望疫情盡快過去,這些貧病人家不用面對更大的病毒威脅。


(圖為其中一位村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