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依釗

“聽說你們基金會有N95口罩,可否捐一些給我們醫院? 我們的醫護人員極缺乏PPE。 ”

這是吉隆坡中央醫院院長賀立克在3月28日發給我的手機簡訊。

“過幾天,我們從中國採購的外科口罩和防護衣就到了。到時我才一齊把N95口罩、外科口罩和防護衣送去你們醫院,好嗎? ”

“但現在醫護人員迫切需要N95,你可以先把N95送來嗎 ? ”

短短幾句話,我充份感覺到這位院長擔心醫護人員安全的焦急心理。他是一位愛護手下的好領導。

這段日子,頻頻接到各地公立醫院和診所發出的手機簡訊,希望我們可以提供PPE (個人防護用品)支援。每道簡訊都會揪痛我的心,一再提醒著我醫護人員正面對著巨大的生命威脅;尤其是面對那些我無法實現他們要求的簡訊時,我更是低落難安。

有些國家,包括英美,由於疫情 嚴重 ,防護裝備短缺情況更為嚴峻。

一位給英國首相約翰遜寫信,呼籲他為英國醫務人員提供個人防護用品的醫生,沒想到自己在三周後因感染新冠肺炎而去世。

當英國三名護士由於沒有所需的防護設備,被迫將黃色垃圾袋當成防護服穿在身上的照片在社交網站上瘋傳之際,這三名護士已感染新冠狀病毒病。她們的遭遇並非是個例,英國有大批醫護人員都因為沒有好的防護裝備而感染冠狀病毒病,至今已有29 名醫護人員染病去世。

盯著電腦熒屏上這三名護士的照片,我祈願馬來西亞的醫護人員不至這樣的悲慘境地。

但事與願違,下一分鐘,就接到義工朋友美芳的電話:“國大醫院缺乏隔離衣,問我們有沒有雨衣給他們改裝成隔離衣?”

如行法師立即把佛光山庫存的1000件雨衣送去國大醫院。
各地公立醫院嚴重缺乏防護裝備的消息傳出後,據我所知,佛光人 、慈濟人、馬佛青等佛教組織以及基督教、天主教和道教的志願組織都從四面八方向各地醫院輸送防護用品。

特別讓我感動的是一群住在吉隆坡市週邊地區的佛弟子,當她們看到醫護人員試圖讓自己被垃圾袋包裹得更嚴實一點,以降低感染病毒的風險時,她們感到心疼,於是自動自發組織起來在家裡縫製隔離衣,有的醫院提供原料,有的醫院沒提供資源,她們就自己買原料。

我的一位義工好友惠蘭到她們家去載縫製好的隔離衣時,才發現原來她們當中好些是打散工的,行動管制期間手停口停,自己經濟拮据,卻樂意獻力。她心裡不忍,來電問我:可否想辦法聯繫一些停工的紡織廠和義工們一起聯手縫製,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

這些佛弟子都知道,在醫院裡接受醫療的患者大部份都跟她們不同種族、不同宗教信仰,但她們毫無分別心, “但願眾生得離苦, 不為自己求安樂”。

我們不能只止於感動,而必須行動。於是我們四處去尋求防護用品,在覺誠法師的運籌帷幄下,第一批和第二批防護裝備從中國採購回來了;第三批,卻因中國海關為避免不合格的防護裝備輸出海外而實施的出口法定檢驗,仍卡在機場……

在努力尋找符合世界衛生組織標準的個人防護裝備(PPE)過程中,我學習到許多知識,例如:無菌連身型防護衣(coveralls)和隔離衣(isolation gown)之間的差別。與我接觸的醫生們反映,在ICU治療冠狀病毒病人的醫護人員必需穿戴連身型防護衣和N95口罩,但由於天氣炎熱,其他普通醫護人員都傾向於選擇隔離衣和醫用/外科口罩。

我還注意到一個現象:許多熱心人士捐獻給醫院的其實是普通口罩,而不是醫用/外科口罩。因為他們不知道,醫護人員戴了普通口罩,並不能免除感染病毒的風險。

當吉隆坡中央醫院院長賀立克第二度打電話來求援時,我不能不忍痛付出比之前高一倍的價格向一位本地供應商買下他手上的所有的N 95口罩,共2800個。我們不能責怪供應商,並非他們趁機抬價牟利,確實是原料短缺,貨源漲價。

隔天,知平法師傳來馬六甲市公立診所醫護人員穿上雨衣問診的照片,醫生們要求我們提供隔離衣,於此同時巴生中央醫院的醫生也來電,申訴他們已完全沒有隔離衣……。我不能視若無睹,無動於衷,只好又找回之前因嫌人家的價格有點高而拒絕購買的那位供應商……

有朋友問:

1. 衛生部已獲得很多撥款,為什麼不趕快採購防護裝備給醫院?

2. 我們看到不少團體捐贈防護用品給醫院, 為什麼還不夠?

第一個問題,我無法代替衛生部回答;針對第二個問題,賀立克院長提供了答案:醫生每看了一個新冠病人,就得換一個N95口罩;一天至少要換兩套防護衣。吉隆坡中央醫院一天要消耗幾百件防護衣, 以及約2000件隔離衣。雙溪毛糯醫院是重點醫院,自然病人更多,所消耗的口罩和防護衣也隨之翻倍。

2020年4月13日,衛生總監拿督諾希山公開呼籲各方,包括民間組織捐獻個人防護裝備 (PPE) 予前線醫護人員。他透露,衛生部的PPE存量僅夠供應未來19 天使用。

在這關鍵時刻,我們應該不分你我,同赴時艱;至於誰應負責的問題,大可等疫情結束後才去追究。

倘若因為沒足夠的防護裝備,導致很多醫護人員感染病毒,或因有症狀需要隔離,又或染病去世,我國的公共醫療系統就會崩潰,民眾的生命安全也就無法得到保障。

疫情依然嚴峻,抗戰依然在持續。我們的醫護人員正逆行而上,在前線艱苦奮戰著,他們需要全民的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