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冬社工 / 莊培華

我只是想說,小的時候家裡很貧困。忘不了一開門就看見祖母被債主責罵討債的情形,為了還債,家人把妹妹給賣了,結果她在外卻被欺負,一個月後就跑了回家。

當時父母親都在外地,年老的祖母要照顧七個孫子,家裡常常沒錢買米糧,就在粥水裡加些鹽巴和著吃。我有時會去茶室撿些麵包皮和蛋糕屑,充當下課回來後的點心。

這當中有很多很多忘不了的故事。我還記得,有一回好不容易陪著姑姑討了些菜餚,結果因為太興奮了,路上把菜都給掉到大水溝裡了,甚麼都沒得吃。

而最令我難忘的,是有位老師騎著一輛三輪車,載著米糧和日常用品來到我們家。從此我就立志要當一名社工,希望自己有一天也可以趴趴走把籌到的食品發給窮人。我相信,喜歡付出的人,一定會有福報。

這次替蕭總派送糧食,最讓我感到困難的是寫報告,她說要把這些家庭的情況簡單地記錄下來。我從未寫過報告,不知如何下筆。

我常常早上四點起來寫,不停地洗澡和喝咖啡提神。或許是因為感情太豐富了,寫著他們的遭遇時就會覺得很難過,感同身受,欲哭無淚。

我很感謝蕭總的信任與支持,不知該如何表達,銘感與心,還請多指教。

(本文經編輯依據內容稍作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