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戰線後方默默奉獻的縫紉工》 / 蕭依釗

上星期寫了《逆行者需要全民支援——PPE幕後的故事》後,獲得了好些反響。有些人通過祝福文化的臉書粉專與whatsapp,有些則私下與我聯繫,都希望可以為有需要的人提供一些援助——無論是前線的醫護人員,或是貧困家庭。他們把款項,匯到了祝福文化的戶頭。

祝福文化沒有針對疫情設置專門的籌款,在這方面也沒有特別的規劃,只是收到求助信息後不能置之不管,所以就在能力範圍內提供資援。因此,這段期間所收到的善款,一律歸在「社會關懷」(貧窮家庭與個案)的欄目下。行管令的第一和第二階段,祝福文化分別為文冬原住民孩子中心、深山裡的原住民,以及文冬新村的十個貧困戶提供了食糧及口罩。

友人美芳告知,有家紡織廠正為國大醫院免費縫製工作服(scrub)。我知道祝福文化的善心人士也希望可以幫助前線人員,於是便爽快答應由祝福文化資助部份經費。美芳是慈惠堂的義工,是我這陣子為前線醫護人員奔走張羅醫療器材、防護裝備的戰友之一。她的推薦,我自是可以信任。

或許很多人不知道甚麼是scrub(其實我也是因為近來參與了抗疫行列,才學會這許多醫療相關名詞)。簡單來說,就是醫護人員穿在內裡的工作服,之後才加一層隔離衣。隔離衣穿過即丟,工作服則可清洗、消毒,循環再穿。

這種衣服最初用途是在手術房裡開刀時穿的,因為醫護人員進手術房前都得先刷手(scrub),因此手術服也被稱作scrub。這種工作服的特色是剪裁簡單、不易藏污納垢,且清洗方便、穿著舒適。有的醫院會規定員工抵達醫院後才能換上scrub,下班時則換回自己的衣服。為了防疫,國大醫院目前就是如此規定。

美芳告知,從訂購布料、裁剪、縫製,到包裝,都由紡織廠一手包辦。紡織廠老闆夫婦是義務幫忙的,沒有賺取分毫;至於縫紉工,則屬半義務,僅論件收取微薄的津貼。

美芳說,如此一來不但可為前線醫護團隊填補工作服,另一方面也可為經濟拮据的縫紉工們提供一些資援。畢竟在這段行動管制期間,很多縫紉工都手停口停,生活過得苦哈哈。

縫紉工們得以為前線人員貢獻一份力,她們也感到很快樂。即使沒有工資,她們其實也非常樂意參與縫紉工作。我倒是認為,在這艱難的時期,如果可以更全面的照顧到各方面的人,終究還是比較好的。實話說,我很為她們的善心感動。

在前線奮力抗疫、守護生命的醫護人員;不辭辛苦不懼危險的義工們;默默貢獻一己之力的縫紉工們;祝福文化的善心朋友們……這些人所交織而成的畫面,是我在這段非常時期裡所看到的一道最美麗的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