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人悲歌唱不完——文冬10貧困戶簡報》

(一)單親媽媽吳嬸,患有精神疾病,她和三女遭丈夫遺棄後,寄住在家婆處。停工月餘,沒有收入,依賴福利局的援助金糊口,平日只吃粥與米粉。三個女兒都唸中學,學業成績不錯。

(二)發叔家有兩個特殊孩子,31歲的長子生活不能自理,25歲的女兒患有癲癇及過動症狀,長期服藥似有副作用影響脾性;阿發還要奉養年邁多病的父母。他的妻子為了照顧家人,無法出外工作;阿發兩個月前失業,頓失收入。

(三)才叔2018年心臟病發,動過手術後次年又復發,花了逾7千令吉的醫藥費。當時,他們並不知道可通過福利局申請醫藥費減免。他的妻子患有甲狀腺亢進與憂鬱症。阿才育有一子一女,但兒子收入不多,且即將為人父;女兒目前是一名大學生。

(四)73歲的九伯與16歲的養子相依為命。養子患自閉症,曾在特殊學校求學。目前靠援助金與胞弟的接濟過活。除了生活清貧,孩子的未來也成了老父的牽掛。

(五)60歲的花姐,靠福利局援助金與撿紙皮維生。2019年,當局突然取消援助金,如今又逢疫情行管,收入等於零。她的兒子因左腳長有骨刺,手術後長短腿終身殘疾,目前只能在壽板店打散工,收入極不穩定。

(六)70歲的林伯,患有青光眼,目前失業;妻子患有腎病,長期洗腎。家裡唯一有工作的是在雲頂打工的女兒,但收入也不高。隨著疫情的衝擊,女兒現也處在待業狀態。

(七)74歲的全伯,與兒子一家同住。兒子是泥水匠,平日只能接些散工,屬赤貧家庭。他的胞弟於12年前中風,他耗盡積蓄替弟弟尋求專科治療,但始終未能康復。如今雖然家境清苦,但他依然不辭辛勞親自照顧弟弟。

(八)74歲的葉嬸,因糖尿病失明十餘年。兩個兒子,長子單身,待業多年;次子患有心臟病,且中風十多年。家裡沒有經濟支柱,連房租都沒錢繳,她們一家三口為了能免租金,答應照料患有精神疾病及糖尿病的屋主,並供給她三餐。

(九)67歲的林姐,患有憂鬱症、哮喘及嚴重關節炎,行動不便。她有一子一女,兒子在柔佛工作杳無音訊,女兒則有精神疾病,多次逃跑,現被安排在馬六甲接受治療。林姐與兄妹同住,兩人都患有精神疾病。目前僅靠援助金過活。

(十)79歲的陳嬏,有一子二女。兒子兩年前因腦部長瘤,手術後行動不便,需人照顧。目前家裡僅靠長女打工,然而收入極其微薄。次女無業,並已離家出走數月,音訊全無。

———————————————

編按:莊培華的報告極其詳細,以採訪格式書寫,且每篇都附有標題,還有身份證影印本、照片、電話號碼、住址門牌……。但為了避免造成當事人生活上的困擾,我們決定把報告用作內部存檔;對外只作簡單介紹,並全部採用化名,同時不刊載事主照片。

這次的濟助行動,主要還是因為行管之初,蕭依釗一念惻隱,擔心新村裡的老弱貧病人士受限難以出門採購,才請社工莊培華幫忙找真正需要的家庭,給他們一點接濟。

從培華的報告看來,每戶受助家庭都把這些資援當作及時雨,但說來慚愧,食糧、口罩等其實都只是些小東西。因為只是極小的事,所以原不打算報導,但基於祝福文化是公益團體,善心朋友們有必要知道我們的動向,所以決定還是稍作介紹。

在此,感謝培華。祝願:好人一生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