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偉章

約兩星期前,祝福文化上了一則稿,希望有善心人士可捐兩台舊腳車予文冬的陳氏姐妹。

帖子發布後,訊息即從三方湧入,一是我們的行政電話,一是臉書私訊,另一個則是蕭依釗的知交好友私下詢問。

面對這許多的詢問,我們是既驚又喜。驚是因為只是區區兩台腳踏車,竟驚動了這許多人,不免覺得不好意思;喜則是看見人間處處溫情,再次見證了人間的美好。

我們把訊息全匯給蕭依釗,由她張羅。她採先來後到的形式,接下了善心人士符美珊與Jerry 的捐贈。據知,符美珊的姑母符秋菊還找了腳踏車店翻新和修理;而Jerry 則是自掏腰包買下一台二手腳踏車。(我們一直強調要舊腳踏車,以免輕易被偷。)

事情絕不止於此,住文冬的李先生從臉書上得悉陳家的際遇後,向我詢問住址,希望可以前去探訪。(其實不止他,還有好幾位網友都相繼詢問。)坦白說,我當下其實有些為難。按我們的慣例,是不會讓當事人與捐贈者直接接觸的,一則我們對捐贈者並不熟悉,有些顧慮想來也正常;二則我們擔心當事人會感到困擾。可我向來多思多慮,換個角度,我們其實沒有權力替當事人做任何決策;再者許多人並不認識祝福文化,對我們有所保留想親自確認似也合情理。如此左右搖擺,我後決定把難題拋給社工莊培華,由她衡量並居中協調。

李先生去家訪後給我留言,說是和友人籌得了四百令吉,且買了一張可折叠的四方桌給陳愛雲當書桌。後來他與我說,他朋友的朋友還傳訊介紹打掃工作予陳媽媽。從留言看來,他幾乎定期前去探訪。

說到書桌,有位網友蕭小姐也透過臉書詢問,說是可以捐折疊式書桌給陳愛雲,我當時回她由於地方不大,社工認為恐怕不適當。來不及與她跟進,書桌後來已有人送去。

有位法師也問我……

雜七雜八說了這許多,其實我只是想表達,關心陳家的朋友好多好多,歡喜看見大家的良善。

8月4日上午,蕭依釗和一位義工把兩台二手腳踏車送到了陳家。蕭依釗回來後傳了一份簡報給我,說是有必要讓關心陳家的朋友跟進她們的近況。簡報如下:

*陳媽媽己在一個馬來人為主的小販中心找到一份洗碗和捧餐工作,工作時間是下午四點至晚上十一點。日薪是 40令吉。由於她是非公民, 因此不能當正式職工。

*18歲大女兒陳碧雲在特殊教育班學生活技能,因在班上學過洗頭髮,所以曾有一段日子在放學後到理髮店打雜工 ,替顧客洗頭。 行管令實行後就失去了工作。

*陳媽媽用祝福文化捐的一千令吉,買了一張碌架床,並買了漆蓆舖在客廳地上。 兩女兒睡床上。媽媽晚上在漆蓆上舖睡墊,可避免睡墊被從隔壁滲入的冰箱水弄濕。

*陳媽媽決定繼續住在原來的木板屋,因為距離女兒的學校較近。房東同情她們,主動減房租至180令吉……

*社工莊培華說,會協助陳媽媽憑藉女兒的藍色身份證向國民登記局申請紅色身份證。如果陳媽媽有了永久居留權,心裡會比較踏實。

再次感謝大家的關注,祝福文化義工會繼續關懷這家人,同時留意更多需要協助的家庭及團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