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偉章

吉祥義工團慶祝12週年紀念,舉辦了個小小的閉門法會,祝福文化義務執行長蕭依釗為表心意,偕同義工符秋菊上門祝賀。

符問蕭,葉偉章會不會一同前去;蕭代答:他有藝術家的孤傲性格,不喜社交,不會去的。我其實並不知道自己有「藝術家性格」,不過不愛出門是事實,只是和藝不藝術沒甚麼關係。這幾年,漸成「宅叔」。

蕭大姐帶了一幅畫過去,那是一幅板畫《佛頭》,是我國殿堂級藝術家李健省的作品,限量199幅。據知,是他去尼泊爾、印度朝聖時靈感所至的創作。這畫一直是蕭依釗的珍藏,因見潘來吉一心向佛是故割愛。

蕭大姐與來吉是新識。今年3月,疫病兇猛襲至,我國封城封鎮,福利中心無人上門,多家老人院、孤兒院面臨斷炊之危,蕭依釗於是忙著張羅給他們送糧。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困境,城裡愁雲密佈,城民多陷入焦慮恐慌中。「不能只送米糧,還得送些熱餚美食,好讓大家開心些。」她說。

這話於我是新鮮的,我所認識的蕭依釗,從來不是美食主義者。我永遠記得多年前在辦公室時,她曾感概說道:「如果可以發明一種藥丸,吃下以後不用吃飯該有多好,那就可以省下很多時間來工作了。」我當時瞪大眼睛看著她,對我而言,她是外星人。

無論如何,她因為需要熱餚美食而聯絡上潘來吉,兩人一拍即合,因為潘正好也是極願意替老人小孩們服務的。後來才知,潘的包子是一絕。關於潘的義工之路,或許日後可寫一篇。

於是這9個月裡,一支新的義工團隊出現了——蕭與潘,夥同符秋菊、鄺文良等人。就我所知,來吉不止贈包送食,也通過祝福文化給福利中心添置生活用品。

蕭送畫回來後與我說,原來今天正好是來吉的生日。我與來吉雖只有兩面之緣,不過一直感念他對祝福文化的高度配合。我是窮苦藝術工作者(突然就和藝術扯上邊了),送不上甚麼好禮,唯有為文一篇,祝願:生日快樂,好人一生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