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發放助學金儀式上,團員們把一包包禮物和裝有800元人民幣助學金的信封交到孩子手中。

文/蕭依釗

2014年的冬天,祝福助學團到了天寒地凍的雲南省彌勒山區。

吃過晚飯之後,祝福使者們紛紛把他們從馬來西亞帶來的文具和糖果送到我的房間。

頃刻,我的房間即擺滿了各種糖果、文具,貨品比鄉間的小超市還要多。

我也帶了很大一箱的巧克力餅和水果糖。那是在沙巴州墾荒的陳傳傑先生託我買的,他要讓雲南山區的孩子嘗嘗馬來西亞的糖果。

這一粒粒的糖果,均包含著祝福使者們的愛心。

十多位女性使者湧到我房間來,大夥兒邊講笑邊忙著把文具和糖果均分為230份,準備明天分贈給學生。房間裡氣氛熱絡,把寒氣都擋在門外了。

半夜時分,當大夥兒離開後,我感覺到越來越冷,連連打顫,打電話詢問前台,方知寒流來襲,戶外已是零下3度,而我的房間沒有暖氣供應。我沒敢洗澡,就鑽進了被窩。由於雙腿被凍得抽筋,徹夜難眠。

翌晨,風寒雨斜,我們五十多名團員分乘兩輛巴士向山上的學校出發。我們一個個穿著厚厚的外套,都還感到寒氣刺骨。

到了山區的小學,百多個小學生已在操場等候我們發放助學金。穿著單薄的孩子們,在零下2度的寒風中哆嗦,臉龐和雙手都凍得通紅。

我發現一個小女孩,竟然穿著拖鞋。我蹲下來問她,是不是沒有錢買鞋子?她怯怯地點頭。小女孩不但沒有皮鞋,連一件厚外套也沒有,校服內就只穿了一件薄薄的T恤。許多團員心疼得眼眶都紅了。同行的廣東《僑時代》總編輯任海鷹動作最快,馬上脫下絨毛背心,給她穿上。大夥兒隨之紛紛把圍巾圍在孩子們的脖子上,把紅包塞入他們手中。



到訪西一鎮小學那天只有零下2度,只穿一件外套的李慧康在寒風中哆嗦,廣州僑時代雜誌總編輯任海鷹馬上脫下自己的羽絨背心套在慧康身上。

後來,我們發現另一位小女孩也是穿著拖鞋。女團員們輪流上前擁抱她,希望給她一些溫暖,同時悄悄地把紅包塞進她的口袋,叮嚀她讓奶奶買皮鞋和毛衣給她。

在那整整兩天的助學活動中,祝福使者們不斷塞紅包給他們遇到的貧困學子、學子的爸爸媽媽或爺爺奶奶,他們只想盡一點心意,對這些生活艱困的人們施予援手。

離開彌勒市前夕,助學團參觀了富態常笑的彌勒大佛。儘管天空有點陰沉,但在笑佛前合影的祝福使者們臉上卻滿溢陽光。

雪中送炭,溫暖了別人,也讓他們心裡充盈著溫暖和快樂。

 

團員鄭荔月特別囑咐孩子一定要把這些巧克力帶回家去,分給家人吃。

家訪時,團員們紛紛把紅包塞給家境特別貧苦的孩子。

團員葉高弟不但從馬來西亞帶去零食,還給每個孩子送上書包。

施贈者滿臉笑容,他們內心的喜悅想必一點也不少於受惠的孩子們。

家裡太窮,買不起校服和校鞋給楊海芬,兩年來不管春夏秋冬,她都是穿著家裡便服去上學。

孩子一拿到玩具高興極了,立即愛不釋手地把玩起來,那對他們是非常寶貴且渴望已久的禮物。

我們的心因一個溫暖的擁抱而靠近。

祝福文化雲南助學探訪團一行人在與佛同名的彌勒市留下了行善的足跡。

對山區孩子來說,那天彷彿是兒童節,遠方來的大人們給他們帶來了許多禮物。

團員徐莉嘉將一個冷得直打哆嗦的孩子緊緊擁在懷裡。

每個孩子手裡都拎著滿滿的禮物,與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