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1 三都縣

平金莉,一名就讀高三的苗族女生。

今天的家訪都是屬於較山區的住戶,所以換了兩輛中型麵包車。可來到山腳下,路更窄小更陡,連麵包車也無法駛入,團員們只能下車徒步。

問平金莉,妳家還有多遠?她回說,四、五百公尺。結果,走了大約一公里的上坡路,仍未看到苗寨的影子。

上到山頂,須走下十多級下坡路,有點滑溜。

她說:『你們別走這裡,太危險了!我爺爺最近才滑倒。』

她打開了叔父在隔壁新蓋的房子的大門,讓團員們穿堂而過。

平金莉的父親平永才是山寨裡少數沒有出外打工的中年男人。為了照顧年老的父親和癱瘓的母親及年幼的兒子,平永才沒有選擇。

但他們家擁有的耕地實在是太小了,所以家裡常常是寅吃卯糧。幸好在國家“精準扶貧”政策下,政府每年資助他們家2千6百元人民幣,生活才得以勉強過了下來。

七十多歲的奶奶癱瘓了七年,長年躺在暗無天日的角落裡,我們去看她時,她伸出唯一能動的手,緊緊握住了蕭依釗的手。

奶奶用哭訴著自己的痛苦,說的是苗語,團員們聽不懂,但感受到了,大夥兒的眼淚都給引了出來。

對他們來說,去城裡醫院治病的路遙不可及,所以奶奶是沒有看過醫生的。

平金莉有一個讀初中二的妹妹,兩姐妹九月初開學時共需繳交三千多人民幣的費用。這費用超過了他們平常一年的生活支出。然而,孩子們不能不上學,於是唯有向平永才唯有向妻舅借錢。

兩姐妹的燃眉之急解決了,6歲的弟弟卻因此無法上幼兒園……。

『家裡雖然貧困,但父親堅持讓我讀書,我很感激他。

『我一定要努力讀書,不辜負父親及你們對我的期望。』平金莉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