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19~27

10月21日,三個小時左右的車程,從貴陽出發前往畢節。

吃過晚餐後,幾位團員到蕭總(蕭依釗)的房間協助把小禮物分裝小袋,方便明日派送給120名學生。

小禮物包括了好些乾糧和文具,有些是蕭總臨行前買的,有些則是團員在貴陽採購的,另外還有黃桐和張曼娟的書。

書很重,南航又限定一人只能托運一口行李箱,還好有幾位團員協助分擔。

「必須讓學生看一些有文學性,或較勵志的書籍,否則最後都變得太功利主義也不好。」蕭總說。

我似懂非懂地點著頭。

似懂,是因為我贊成她的說法;非懂,是因為在高考的風口浪尖上,我不確定,應該說,我不認為他們會看課本以外的讀物。

但誰知道呢?灑下的種子能否萌芽、何時會萌芽,從不是我們能預測的。

這薄薄的一本書,並不是隨手買下、隨意饋贈的;從選書開始,其實就已埋下了心思。

至此方知,原來蕭總一直是一名農夫。